-森七七七七-

与君长诀

10.


       我安静的倚在雕花窗边,望着窗外簌簌细雪在空中慢吞吞的下落。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雪,师兄告诉我说今年的雪来的比往年都早了些。今早晨起时,就发现三清山上已经落了雪,以及在我房门口放着的一件崭新狐裘。

        三日前方应看来信说他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回想初冬他刚启程时在城门分别的光景,却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没有回信给他,信上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字:"已归,等我。"这与他前两封信比起来相差甚远。



       我醒来的第二天,师兄将方应看从碧血营寄到神侯府的两封书信交于我。"师妹,两封信都是在你昏迷期间送到的神侯府的,现在交给你。"我平静的接过信,却突然情怯不已,害怕去看信的内容。就这样半是逃避半是害怕的熬到了晚上,我终于下决心拆了信件。

       第一封信是方应看寄给我的回信。迟迟收不到他给我的来信,我生气的寄了一封满载着抱怨赌气和胡搅蛮缠的信件去碧血营。只是还未收到回信,神侯府便遭到了夜袭,我蛊毒发作陷入了昏迷。我深呼吸平复住加速跳动的心脏,映入眼帘的是方应看那熟悉的字迹。我细细摩挲着信纸,想象着他是用怎样的心情给我写了回信。信并不长,无非就是这个人又自恋了一番然后给炸毛的我顺顺毛,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以及对我的甜言蜜语。




昨天晚上写着写着睡着了………

先发上来再说QAQ

评论
热度(7)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