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与君长诀

6.


       刚入冬之际,方应看离了汴京去了碧血营。 我随他从神通侯府直直走到城门口,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我听着路上窸窸窣窣的碎风声,哈了一路白花花的气。初冬不似寒冬的凌冽刺骨,反而褪去了深秋的几分寂寥惆怅。我时不时侧过头去看方应看,他只是一言不发的走着,长长的睫毛忽上忽下挠的我心痒痒,却只能再呼出一个不甘寂寞的热气。

       在我终于厌倦了哈气游戏的时候,已远远的能看到朱红色的城门了。在灰蒙蒙的天际下城门红的格外刺眼,我别过脸去不满的哼唧了一声。

       "你啊……"方应看也像是憋了很久,无奈的叹了口气,"都到这里了,你还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我踢了踢脚下并不存在的小石子,赌气的故意不看他,"到你同意带我一起去!"

        "别说赌气话了。马上就是严冬了,我怎么能长途跋涉带着你到碧血营去。"方应看走到我身后摸了摸我的头,"你该听话。我办完事马上回来陪你,你乖乖在神侯府等我。"我闻到他身上温软熟悉的龙涎香,小脾气就已经被化去了六分半了。我蓦的回过身去结结实实的抱住他,委屈巴巴的嘟囔着:"我都知道……可是……"顾不上旁边随从点点好奇的眼光,我把脸埋进方应看厚实的胸膛,贪心的呼吸着他的味道,"我不想和你分开……"

        方应看没有立刻回答我,他双臂紧紧的抱住我,像是在哄孩子似的轻柔的拍了拍我的头。

      "听到我的心跳声了吗?"

      "嗯,很清楚。"

      "我给了你心上三寸热血,不管我在哪里,我的心都和你一起跳动。"方应看轻轻抬起我的下巴,用他凌傲的眼眸认真的看着我,"所以我们是不会分开。相信我。"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话,我的心跳突然快了几拍似乎想要和方应看胸膛传来的咚咚心跳同步。"如何拒绝的了啊……真是的……"我败下阵来,被他的温热气息蛊惑无法逃离无法拒绝,被摄去了魂只能轻声答应他,"我信你。"

评论(5)
热度(17)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