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与君长诀



5.


       我早早的出了门,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神通侯府门前。彭尖正站在门外,看到我走连忙迎了上来。

       "姑娘这么早来找侯爷啊?"

       "是呀,难得我今日起了个早。"我向彭尖笑嘻嘻的说着,然后大步流星的向武场方向走去。"他还在武场的吧?"

       "是的,侯爷还在练枪呢。不过现在大约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彭尖大步跟上我,"我先去给侯爷通报一声。"正说着,却看到方应看已提枪走出了武场。

        "你怎么来了?这么早?"方应看把枪交给彭尖,示意他退下了。

        "难得我今日起早,想来看看我们方大侯爷有没有偷懒啊~"我歪着头眼睛在方应看身上来回打量假装是在审视着他,"不过看来是扑空了,侯爷真是日日习武毫不倦怠呢。"

        "那是自然。"方应看又挥起他的乌金折扇,意气风发的自夸,"我神枪血剑小侯爷可非浪得虚名。"

        我正打算顺着他的话再给骄傲的小侯爷拍拍马屁,他却突然俯身靠近我,"你……"我看到他眉头微微皱起,眼眸里温柔的水波沉淀开去。"为何近日来脂粉施的浓重了?"

        倒是让我吃了一惊。没想到方应看竟然瞬间就看出了我妆容浓淡而且好似并不喜欢的模样。"怎么?难道不好看吗?"我不着痕迹滑步移开,行云流水的转了个圈,扬起款款青裙,衣袂飘飘轻纱飞扬。"我不施粉黛好看,浓妆淡抹也好看。"

       这回换方应看吃惊了,"你这个女人……我不过说了句皱眉的实话,你还记到如今吗?"他恢复了以往的风流倜傥,温润了眉目间的几分孤冷,"你怎样都好看。但是我说过,市井中那些庸俗之物,都配不上你。若你想要,我会给你最好的。"

       我欠身向他迤迤然行礼,"那小女子先谢过侯爷了。"方应看朗声笑着,宠溺的敲了敲我的头,"还未用早膳吧?走,带你出门吃饭。"

       我笑盈盈的跟上他,为方应看没有察觉而庆幸。我浓妆淡抹不为光彩照人,只是为了遮掩脸上的憔悴倦容。也许这只是自欺欺人,也隐瞒不了心如明镜的方应看多久,但我还是不想让他担心。

       哪怕只是扬汤止沸。

评论
热度(15)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