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与君长诀



原为生辰之误<改>

起了一个新标题



4.


   

        深秋的夜晚仿佛冷透到骨髓里,我在床榻上满身冷汗的惊醒来。胸口不受控制的剧烈起伏着,心口里满是窒息的致死感。房间里问舟师兄为我焚上的安神香还在幽幽的燃着,柔软被褥也是无情师兄为我亲自挑选的,但是对我而言这些东西都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入秋以来,我的梦魇愈演愈烈,就算每日都按时喝着赖神医开的药,但蛊毒的梦境还是越来越清晰可怖。但其实让我反复在生死之隙的梦魇中挣扎的并不只是我身体内潜伏的蛊虫,这件事我没有向任何一个人提起。梦中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残忍的扣问着我,一针见血的扎进我心底最害怕的秘密。

        这个秘密我谁也不能说,我谁也说不了——因为我本不属于这个时代。


        "你想…回来吗?……"

        我在梦境里坠入无边的黑暗,耳畔回响着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的身体无力的下坠,转过头向深处望去,最深处蛊虫无声无息的睡着,倒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我了然于心,离它开始狂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回来吧……这里不属于你。"

        我努力睁大眼睛却依旧只能看到一团冰冷漆黑的暗影。"我……回去……"现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中,清晨妈妈做的早餐香味,放学时和爸爸牵手的温度,课间和朋友嘈杂的嬉闹声,工作室里古画上温润的笔迹,老师教授我修复技艺的话语………

        我一下子被卷入记忆的漩涡,无数的声音在耳边呼喊着我的名字,记忆的潮水不由分说的淹没我,我挣扎着却发不出声音来,我拼命向她们伸出手,却怎么也触不到那些看起来就在眼前的人。

       就在我觉得快要溺死的一刻,记忆的海潮突然停止了漩涡转动,恍惚间我感到一双柔软冰凉的手轻轻的握住我,我看不真切那个身影,她只是轻轻的握着我的手,低声呢喃着:"你是谁?我又是谁?我们要回去哪里?"

       只是片刻的安宁,之后顷刻间我又再次被淹没,那个模糊的身影靠近我并和我相拥在一起,连带着另一股记忆——问舟师兄送来的莲花酥的香甜,无情师兄温柔的摸头,还有那令人沉溺的龙涎香………


        恍如隔世。

        我从梦魇中醒来,清冷的月光透进窗棂,仿佛要把满室都浸染上它的凄清哀凉。我的手紧紧抓着被衾,在月光的晦暗不明间我终于明白了那个身影是谁。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我也本应明了的,只是我一直刻意逃避着,欺骗自己。

        她就是我,这具身体里的另一个我啊。

评论(4)
热度(14)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