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生辰之误<改>

生辰之误

3.

入夜后的金明池颇有些凉意。
我轻倚凭栏,仰望着深邃遥远的天空上繁星点点,不知是谁打翻了银河才洒落了这么多星辰在天幕之上。在我的时代里,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自然澄透的星空,不由得就入了迷。直到感到一件外衫小心的披在肩上,我才从天际收回那入神已久的目光。
"到时辰送你回去了。"方应看嘴角还含着笑意,平素里倨傲冷淡的眉目被莹莹繁星润染去了几分锋利,又被金明池中恍恍水波氤氲上了几分柔情。我拉了拉他给我披上的外衫,不满的撅起嘴,"这么快吗?我还没好好看看星空呢……"方应看捏住我气呼呼的脸颊,宠溺的笑道"本侯可是陪着你把这汴京里里外外逛了遍,你还有什么不满?"
"方应看。"
"什么事?"
"等到了明年的今天……也陪我逛遍汴京好吗?"当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方应看眼眸中掠过的一丝惊讶。夜风柔柔的吹来,我直视着他的漆黑似深渊的眸子,真挚而深情。我想紧紧拥抱住他眼中的深渊,想吻开他不经意间皱起的眉头,想和他一起融进这缀满繁星的夜空再也不用担忧朝堂之事蛊毒之痛。
我的发丝随夜风轻舞,无声的攀上方应看还捏着我的脸颊的双手和臂膀,似乎想就这样紧紧的缠住他,从此再也不分离。"你这个女人啊……"方应看的手指抚上我被夜色浸透微凉的嘴唇,他这平时提枪舞剑指点江山震慑无数人的手,此时在我唇边只剩下柔情,那是只属于我的浓情蜜意。
"本侯答应你。"
方应看在我耳边低声细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的耳垂感到他唇角传来的温热。热度烧的我耳朵发烫,烧的我目眩神迷。从耳边到脸颊到心间到全身,方应看给我的三寸心间血仿佛被他点燃了一样,让我变得滚烫滚烫的。
此夜星空,万中无一。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似此夜柔情的星空了。





未完
后续吃刀子

评论(1)
热度(9)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