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生辰之误<改>

生辰之误


2.

汴京的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我从帘子里悄悄探出半颗脑袋,看着外面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又缩回轿子里不解的看向悠闲着有一搭没一搭轻挥折扇的方应看,"你这是怎么了?不是说今天今天心情不好不能陪我出来玩吗?"
方应看只轻笑一声,眼波微转,"是啊,可是因我而起,让某个人的心情也不好了。本侯可见不得那人蹙眉低首……"他手中折扇翻转,轻轻在我额前敲了一下,"在我身边,不许想不开心的事。"
我佯装吃痛的样子,捂着被他轻敲的前额不满的说:"侯爷不讲道理啊一一明明是你大发脾气,才惹得一众人噤若寒蝉。你倒反过来怪罪我,太冤屈了!"
"哈哈哈……你这女人……"方应看似乎是心情转好,眉眼带笑的回应我,"如你所说,与我这样霸道无理的人是讲不了道理的。"他伸出一只手拉过我捂着脑袋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掠过我的额发抚着我的脸颊。他握过枪提过剑的手厚实而温热,"但是,这世上也只有你才能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
他拉着我的那只手不知不觉抚上我手腕的蛊纹,一直高傲不羁神采奕奕的眼睛里闪过一阵阴霾,"你现在这样就很好,我不许你胡思乱想。"
我最不愿看到他为我的蛊毒我的身体忧心的模样,于是露出一个乖巧听话的笑容,微微偏过头蹭着他轻抚着我脸颊的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另一只反手握住他轻抚我蛊纹的手,才感觉到他指尖一直的轻颤。
那天,方应看无视了彭尖无数次的会面提醒,与我逛遍了汴京。

评论(2)
热度(12)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