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离去之原Ⅱ

离去之原Ⅱ

我竟然还更新了……

白起X女主
有其他三位出场
BGM:搭配《离去之原》食用更佳

BE
BE
BE


6.想再一次触碰

白起是下意识没有丝毫犹豫的冲出去了。
他周身呼啸着风,用他结实的身躯紧紧的护住了孩子。
他想起高中时期孑然一身的自己,独自在银杏树后听着音乐室传来的钢琴曲;想起再次相遇时候拥抱着她的自己,两人在夜空中互相握紧的双手传来的温热感;想起等她下班的自己,她捧着热乎乎的烤番薯钻进自己大衣里传来的香甜味……
白起深刻的体会了害怕。
并不是害怕疼痛,而且害怕她眼睛里再也不会出现自己以后,要如何拭去她满溢的眼泪。她啊,哭起来可麻烦了啊……
回身依旧精确无误的狙击,冰冷子弹入体的剧痛,白起丝毫体会不到。
"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在我面前死去。"
我没有愧对这句誓言。
但我愧对了你。


白起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独来独往的人。这在警局里是人尽皆知的了。在这个人不圆滑几分总会吃不少苦头的社会,也从没见过他对谁低过头。别说墙头草,这个人就是一块石头,根本不会倒。
但是石头上也不经意间的长出一叶嫩芽。
而且还是一边倒的幼苗。

白起是个宠女友他属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人。这在警局也是人尽皆知的了。新来的小干警在第一次看到那个严肃冰山脸的白起队长对着手机笑起来的时候,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和十万火急的想和其他人分享这份激动。
"哦,那肯定是白队女友的信息了。"同事却都是一脸我们早就习惯了傻孩子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
"你们猜猜这次是什么?过来给白队送午饭还是又要来采访了?"
"不对不对,我猜八成是约白队出去约会!"
"诶~我觉得还是过来采访可能性比较大……"办公室里开始七嘴八舌的聊起了八卦,只有新人小干警一脸懵逼。

白起一直觉得他不会说情话。
她总是说自己像她的妈妈一样,只会说:"在哪?早点睡。快回家。"可是他觉得这真的很重要,还是忍不住每天不厌其烦的提醒她。毕竟她投入工作起来,经常把其他事都抛在脑后,实在是让他放心不下。

她会把自己也抛在脑后吗?

好想再亲吻她一次,轻轻在她额头吻下去。比在天光破晓之际落在她唇瓣的吻还温柔;比在暖黄夜灯下面蹭过她脸颊的吻还小心。
好想再拥抱她一次,用力把她揉进怀里。比下雪圣诞的拥抱更温暖,比深夜下班的拥抱更温柔。


7.一个人也不会孤单吧


周棋洛不停换着各种不同的职业服,在摄影师的镜头下显示出各种形象的自己。虽然不论哪一种都让人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眼睛,但是在看到他穿着一身特警制服出现的时候,我却不知为何移开了视线。
像是察觉到了我逃开的视线,周棋洛向我投来无辜的眼神,"不好看吗?不适合我吗?"他用一种担忧委屈的语气询问着,我马上缴械投降,赶紧解释这个误会:"没有这回事!你穿着特别好看的!没有比你更适合穿这制服的人了!"
"是吗?"周棋洛笑意盈盈的看着我的眼睛,蔚蓝的眸子里却闪过一瞬悲伤"真的……没有人更适合吗?"然后转身回去布景里,开始下面的拍摄了。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的特警制服的身影,恍惚间好像和什么人重合在一起,但是那身影太模糊了,我看不清那个人到底是谁。


来不及等周棋洛拍摄结束,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华锐给李泽言总裁汇报下一季度的计划表。
总裁大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并且高效。"漏洞百出。"对于我一小时的辛苦计划表演说,李泽言只抛出这四个字。我忍住快要喷火的喉咙和心,还是要乖巧的向总裁大人请教。
商讨完计划表的修改,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李泽言站起身,"不早了,我送你回家。"总裁大人既然体恤劳苦人民,我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但是奇怪的是,一路上明明李泽言逗一副我有话想说的表情,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我开始认真思考最近有没有犯什么事让总裁给发现了。
"总裁大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终究是想不起我犯了什么事,忍不住开口先问了。"我最近应该没做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情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着驾车的李泽言的表情。"没什么。"他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只是再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我一直都很正常的好吗?总裁你是想拐弯抹角说我愚蠢吗?"我马上开始为自己鸣不平。
"我要想说你蠢还用拐弯抹角吗?"李泽言一脸冷漠的表情说完这句话,"笨蛋就是笨蛋。"
这我就不能忍了,我刚要张口为自己的尊严反驳,李泽言却停下了车子,我才发现已经到了我家楼下。
"就算你是笨蛋,我也不想看到你一直这样下去。"李泽言用少见的温柔语气说着,"他的事情,该去面对了。"

评论
热度(23)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