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七七七七-

离去之原

离去之原

白起X女主
有其他三位出场
BGM:搭配《离去之原》食用更佳

BE
BE
BE

1.玩笑话就无视吧


我总觉得我缺少了什么。
不是指自身内在修养,也不是金钱名誉那种身外之物。
最近制作的节目反响都很好,公司在稳步发展中,应该没什么好瞎担心的事情,但是我却总有种缺失感。
"是最近太累了吗?"我放下手里刚做好的直播节目策划表,揉了揉有点酸涩的双眼,不自觉走到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夜空中荧荧发亮的月牙,才发觉已经深夜了。
"这么晚了啊……大概我是真的累了才会有乱七八糟的感觉吧"我小声嘟囔着,回过身思考着回家叫什么外卖吃比较好一边去收好策划表。
突然身后没关的窗户吹进一阵微凉的夜风,入秋了,连夜风也渐渐开始凉起来了呢。


2.人都是墙头草


白起漂亮的制服了第三个凶神恶煞的歹徒以后,靠在墙边微微喘了下气。剩下的两个跟班看到脚边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大哥,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和盘托出上级的信息并央求白起能放过自己。
"墙头草倒的挺快啊……还算识相"白起一边想着一边向后面的部下使了个眼神。紧跟队长的部下们马上干净利落的上前钳住了这几个歹徒。
"3队带人回去审问,小心残留的逃跑余党。1队跟着我2队跟着副队继续搜索,头目应该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深入至此,切勿打草惊蛇,小心行事。"
"是!"
看着被抓获的歹徒被带走,突然间想起来高中时代,那是自己好像曾有过几个朋友,不过在后来关于他的流言四起的时候那些人都不知不觉的远离了他。无声无息却又自然而然的。就像倒戈的那些跟班一样,一旦看见对自己不利,马上就趋利避害。
"突然想这些干什么,集中精神带队搜查了。"白起在脑中稳了稳精神,带着队伍继续前进。


3.就算有想隐藏的过去


"最近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比如头痛之类的?"许墨一边看着资料,一边记录着我的回答。
"还是老样子啊一一"我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拖着长长的尾音回答,"一切正常一一我可好着呢。"说完我直起身子,不满的发着牢骚:"我说许大教授一一这个精神调查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我可是制片人还要忙着去周棋洛的拍摄现场啊。"
许墨还是老样子,眼睛里闪着柔和的笑意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柔和,"当初是你这个大制片人拍着胸脯向我打包票说帮我这个忙的,怎么,现在是要说话不算数了吗?"
我怎么可能说话不算数,只是许墨大教授这个"精神调查"的课题实在是麻烦,让我每周都来研究所为课题研究帮忙,其实也就是回答一些身体健康检查的问题让他作为研究范本。我甚至开始怀疑许墨是不是打算跳槽去医院做保健科了。
"只是有必要每周都来吗,而且根本就是健康检查问题吧……"我再次无力的趴在桌上,"有这种时间做些什么不好啊……"
许墨只是轻轻笑着:"当然有必要,我们就是需要长久的数据做参考才能继续研究,所以还要麻烦你一段时间哦。"
"那能不能换一些和精神科学什么相关的问题啊,总是这些问题我都会背诵全文了。"我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像小孩子一样向许墨手边的资料吹气,吹的纸张呼呼作响,吹的它们快要飞起来了。
"……"许墨却对我这种故意的小孩子恶作剧没有在意,他微微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然后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吻我:"那……回答些新的问题怎么样?"一向从容不迫的许墨竟然从言语间透出一丝不安,这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我一下子打起十二分精神,光速坐直挺直腰杆,期待着许大教授问出什么可以轰动科学界的问题。
对面的许墨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抬起头看向我。他的眼镜有些反光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睛,看不清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吹的纸张沙沙作响,和我的心跳声糅合在一起,让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
"你……真的忘记了吗?"



4.不会相对的双眼

白起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残忍到给孩子绑上炸弹。
特警们和对面对峙着。
孩子们害怕的哭声一阵阵传来,听的人揪心的疼。
"我们走不了,就大家一起死喽。"歹徒粗暴的给第三个孩子绑上炸弹,"你们怎么不开枪了?刚才的气势去哪了哈哈哈哈哈哈!"丧心病狂的歹徒狂笑着,孩子们害怕的发抖不断哭喊着,歹徒却像完全没听见一样,红着眼继续向特警们叫嚣着。
"可恶!该死的家伙!"白起胸腔里愤怒的火抑制不住快要喷发出来,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住孩子们,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在我眼前死去了!大脑飞速运转,到底怎么样才能保护住孩子们,白起拼命想着营救方案。
"都退出去!不然我就炸死这些小孩!"歹徒们挥着刀举着枪向特警们喊着,为了人质的安全,队员们在白起的指示下慢慢向后移动,一点点退出去。
"对方有枪有人质还有炸弹,只能暂时稳住他们的情绪了,人质安全是第一位。都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激怒他们。"白起在通讯器里向队员传达指令,他的额头渗出不少紧张的汗水,孩子们的情况越来越差,风场控制的evol很难保证不会伤到孩子们,还有炸弹这个大威胁,该怎么办……
就在这僵持不下的时候,其中一个孩子狠狠咬了一口歹徒的手挣脱开了歹徒的控制,哭喊着跑了出来,一个持枪歹徒马上端起手中黑漆漆的枪管瞄准逃跑的人质。
"不好!!!"白起也马上在瞬间举起枪,全身感受着空气的波动,几乎同时两声枪响,然后两颗子弹在孩子身后坠落。
白起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能有李泽言的evol,这样他就能暂停时间救出人质了。但是现实连给他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歹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激怒了,持枪手开始向逃跑的孩子和特警开枪,白起瞬间在歹徒附近卷起一阵狂风干扰他们,并且示意队员回击。
顿时枪声四起,白起卷起的风让对方无法精确射击,特警队员们成功击中了几名歹徒。白起看到被射中倒地的一名歹徒又举起枪,瞄准了正在逃跑的人质。那孩子已经跑的很接近白起了,来不及了!!!

白起向孩子飞扑过去。


5.超出想象

从研究所出来去拍摄现场的路上,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靠在出租车后座上,回想着刚刚许墨的话,让我觉得快要喘不过气。
"你……真的忘记了吗?"
我不解的歪下头,"忘记?忘记什么?"
"其实你记得的对吧?只是不愿意想起来,才封闭了那些记忆。"我依旧看不清许墨的表情,心跳却漏跳了几拍,"你在说什么啊……"
"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轻松,那忘记了何尝不可。更何况我的私心其实也想让你忘记。"许墨顿了顿,我终于看清了他的眼睛,那双仿佛能看穿人心的眼睛认真而笃定的看着我,"但是你现在这样真的轻松了吗?真的幸福吗?"
"我怎么……听不懂了?我忘记了?……什么?"许墨那双眼睛实在太可怕,目光直直的触及了我心中最深的一片地方,穿透了我脑海中深藏的记忆,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手机在这时候响起,不知道该说是绝佳的时机还是极差的时间点。周棋洛经纪人的来电使手机铃声掩盖了许墨的声音,我没有听清他最后说的是什么,半逃半赶的离开了研究所。


我赶到片场时,周棋洛已经准备开拍了。远远的我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笑容温暖像小太阳一样,永远发着光。看到我,他开心的向我招手,小跑着过来,"你怎么才来呀,我都要开拍了。"我连连道歉,说我在许墨那做精神调查的事耽误了一会。这件事周棋洛也知道的,只是每次只要说到这个他就会变得有些奇怪,比如摸摸我的头或者嘿嘿的笑着糊弄过去。也是奇怪,每次他这样摸摸我的头的时候,我的心就会急剧收缩一下,我模糊的记得他以前也总这样摸我的头,但是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你怎么啦?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呀?"周棋洛放下揉着我的头的手,关切的问道。我就顺势把刚才许墨奇怪的问题和他说了一遍,"是吗……他这样和你说了啊。"说这些话的时候周棋洛的眸子里有一瞬间没了平时的光芒,但马上就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没关系的~你不用太担心啦!我马上就要开拍了,你可要好好看我的表现哦!"他笑嘻嘻的带我往片场走,"今天的企划是职业挑战的写真呢,要拍好多不同的职业服,我觉得可好玩了!"
"是吗~"我也笑眯眯的说,"像你这么优秀的人,什么职业应该都能做的很出色吧。"
"嘿嘿~是吗?你这样说我就很开心了呢!"然后周棋洛却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到我前面,"要不要猜一猜今天我最期待的职业是什么?"
"要我猜?"我稍稍思索着他平时的爱好,答道,"作曲家?甜点师?还是厉害的黑客呢?"
"都不对。"周棋洛转过身面对着我,他身后的灯光照射过来,映着他金色的头发发出好看的光晕,竟然有点像日出一瞬的光芒。
那金色的光晕太好看以至于让我一时失了焦,让我想起了曾经在哪里也看过这样的日出。
在我失神的这瞬间,周棋洛的声音传来:"我最期待的是……"
"特警。"
我闭上了眼睛。

评论(5)
热度(25)
有趣且死气沉沉
-圈不同别硬融-渣文笔懒癌鬼-

关注的博客